当前位置:首页 > 因公出国 > 交流园地
交流园地

朱峰赴英国杜伦大学访学

发布日期:2017-06-01

  由于本次交流是依托Patrick J. Hussey教授实验室显微镜平台先进的仪器,探索柑橘果肉原生质体分离,并使用不同细胞内部结构特异荧光染料处理分离的原生质体,观察细胞内部结构形态变化及细胞内部结构荧光时空变化情况。所以在到达前三天,我首先接受了实验室安全及Leica SP5激光共聚焦显微镜操作的培训。这三天他们从火灾时的安全出口、实验室有毒有害物质、实验室可能会划伤的物件的介绍及一些重要仪器的使用等一些非常细致的方面对我进行了培训。给我的感触是无论你之前是否有相关分子生物学实验操作的经验,经过这轮培训,已经可以基本对实验室可能开展的一些实验有了一定的了解,并对在实验室开始实验时相关注意事项有了非常深刻的影响。这对我们自己也对实验室的每个人都非常重要。在接受完相关培训,并在安全责任书上签字后,我才正式开始着手我的实验。由于后半部分的实验需要利用完整的柑橘果肉原生质体,故我首先开始摸索柑橘果肉原生质体分离实验。由于此实验之前已在国内有了一点的前期探索,但是效果一直不是很理想。在和实验室有相关操作经验的师兄交流后发现适宜的酶解渗透压可能是这个实验的限制性因素。有了这个认识之后经过三天的进一步不断调整、摸索不同渗透梯度并完善相关实验细节,最终获得了一个相对比较高效的柑橘果肉原生质体分离方法。接下来的几天,我便利用已完善的柑橘果肉原生质体分离技术获得非常完整的原生质体,然后利用线粒体、内质网和质膜特异性荧光染料处理原生质体,并用Leica SP5激光共聚焦显微镜进行观察。由于不同的染料在不同的处理时间、处理浓度下的效果不一样。故经过多次尝试,我初步获得不同荧光染料的各自适宜的处理时间及处理浓度。另外,在利用激光共聚焦显微镜观察荧光一段时间后,荧光强度会逐渐减弱,即荧光淬灭现象。我也初步统计了不同荧光染料的淬灭周期数据。这些收集的数据为日后利用其辅助证明相关蛋白定位提供了很好的前期基础。另外,在我访问杜伦大学时,正好碰到他们学院即将要毕业博士学生的集中报告会。我全程参加了这次报告会,并发现国外实验室也非常注重产学研结合,相关汇报中有一个研究经费来源于自来水公司,还有一个与宝洁公司有着非常紧密的合作。在听完报告后,我与几个感兴趣的报告人就相关问题展开了详细的讨论交流。此外,因为我们小组主要从事柑橘采后研究,故到了杜伦大学之后,我和Patrick J. Hussey教授实验室的老师和同学们讨论了下英国采后领域相关情况,得知英国国内生产的水果很有限,大部分依赖进口,采后这一部分就尤为关键,所以我还专门安排点时间去英国水果市场调研了下英国水果采后贮运及销售相关情况。调研之后发现,英国本土主要产草莓、西洋梨和苹果等少数几种水果,并且产品种类较少。其他水果如柑橘主要从西班牙进口,木瓜主要从巴西进口,葡萄主要从智利进口,猕猴桃主要从意大利进口。大多数水果使用简易包装。

 

     学习操作激光共聚焦显微镜

  

   此次出国交流是我第一次出国,感触和体会颇多。

  首先是饮食及文化上的差异带来的不适应。此前一直待在国内,吃饭在食堂非常方便。虽然之前也听说在国外更多的是自己做饭,但是由于本次出国为短期交流,故此次在国外交流期间找的住宿没有厨房,所以更多的时间是在外面餐厅吃的。而英国的餐饮非常单调,外面餐厅除了汉堡薯条就是意大利面。这让我吃惯了大米的中国人过去了非常不适应。在后面几天因为饮食上的不适应直接带来了身体状态的不佳。在实验室工作室注意力有点难长时间的集中,工作效率偏低。考虑到以后可能会去国外做博士后,这一个经历让我意识到之后出国前一定要提前做好饮食方面的安排将是重中之重,首先将吃的问题解决了才能更好地在国外开展相关科学研究。

  其次是国外实验室作息时间及工作效率也令我非常震惊并敬佩。他们实验室每天早上9点开始工作,中午吃饭休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下午工作到6点下班后,晚上就直接待在家里了。跟他们交流之后得知,相比国内,一方面他们学校食堂吃饭非常不方便,价格偏高并且位置较远。而住的地方离实验室较远来回一趟需要1个多小时。所以他们一般会选择前一天将第二天的午饭做好带到实验室,中午热一下后在学院专门吃饭聊天的地方迅速解决。这个习惯也直接催生了另一个与国内非常不同的地方。当跟那边老师交流国内一般会午休半个到一个小时时,对方非常惊讶,他们说:“怎么能让最宝贵的两个小时在睡梦中度过呢?” 对比这两种作息时间,我也尝试着寻找两者之间各自的优缺点。在英国的作息时间下,他们非常强调在白天高效的工作。所以前一天他们基本已经安排好第二天需要开展哪些实验,第二天当他们达到实验室后,会迅速进入实验状态。有些需要在电脑前操作的事情,他们都尽量的压缩到晚上。这样在一段时间的集中的处理相同的事情,这样无形中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这也许就是虽然他们工作时长不长,但是产出依旧比较好的部分原因。相对来说,国内虽然我们选择中午休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看似浪费时间,但是这半个到一个小时极大地提高了我们下午工作的效率。并且由于住宿和食堂的方便,我们无需操心吃饭的问题,晚上依旧可以开展相关实验或者其他工作。回来和国内实验室的老师和同学交流后,他们也认为这两种作息时间有各自的好处,我们也无需生搬硬套国外的作息时间,而应该是学习他们如何提高工作效率的方法并整合入我们的作息时间里。

  这次出访虽然短暂,但是我不仅在科学研究还是生活习惯、作息规律上都收获很多。这段经历定会为我未来的科研生活提供非常重要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