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亮赴台湾参加第十一届海峡两岸生物启发的理论科学系列研讨会-华中农业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当前位置: 首页 > 港澳台事务 > 交流园地 > 正文
交流园地

罗亮赴台湾参加第十一届海峡两岸生物启发的理论科学系列研讨会

发布日期:2018-07-13

海峡两岸生物启发的理论科学系列研讨会(BITS)由中科院郝柏林院士与台湾的李宏谦教授于1998年发起。研讨会每两年一届,由大陆与台湾轮流主办,至今已是第十一届。多年来BITS研讨会增进了两岸各单位、学科学者的交流合作,让大陆和台湾地区的参与者受益匪浅。

 

 

此次研讨会由42个报告组成,其中20个报告来自台湾地区,22个报告来自大陆地区。报告集中于如下几个关键词:

1、 大分子结构。台湾地区在神经疾病的分子机制方面有较多研究积累。周三和研究组利用NMR、X光散射实验、单分子FRET方法研究了DNA的TGGAA重复序列对小脑脊髓导致的神经疾病的影响。李宏谦研究组及张南山研究组均研究了阿尔兹海默病蛋白质变性聚集的机制。大陆方面的研究具有更广的跨度:郑伟谋致力于压缩肽链的结构编码,卢本卓研究离子通道的选择性,韦广红研究疯牛病的分子机制,李春华研究DNA与蛋白质的相互作用,肖奕研究RNA的折叠,谭砚文研究SNARE蛋白的构型受lipid分子的影响,赵蕴杰发展了一套利用小分子-蛋白质相互作用库设计药物小分子的方法。

2、 “单分子动力学”。研究单分子动力学的实验和模拟最近均有较大进步。FRET和荧光单分子追踪已是被广泛应用的技术。单分子动力学占本次研讨会半壁江山。台湾方面研究的题目较为经典。田溶根研究组利用FRET研究了kinesin运动受CK2的调控。林再顺研究组利用单分子荧光技术研究了细菌鞭毛马达的旋转力矩。大陆方面站在时代前列研究了各种具有较强技术挑战的单分子过程。舒咬根研究了DNA复制酶的动力学过程,喻进研究组研究T7 RNA聚合酶的动力学过程,李辉利用单分子追踪技术研究了数类活细胞的动力学过程。卢本卓、谭砚文的工作也可以归于此类。

3、 “生物信息学”。本研讨会中近四分之一报告采用了生物信息学的研究范式。孙志荣教授以其报告回顾了生物信息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在大陆的发展历史。陈润生院士分享了其关于非编码RNA对染色体调控的见解,指明未来的一大研究方向。左光宏教授总结介绍了其与郝柏林老师合作开发的CVTree微生物分类算法。台湾的李宏谦老师介绍了三类复杂疾病的基因和分子特征。萧贵阳组研究了环装RNA的功能。

4、 “随机过程”。对生物系统中随机性的研究是一大类理论问题。台湾陈志强研究员及其合作者以互信息为工具研究实验结果刻画了视网膜上的功能。非线性动力学是成熟的研究随机过程的一大工具。陈博现教授、黎璧贤教授和胡进琨研究员均采用此类模型研究了不同的演化问题。大陆的贾亚教授以乳腺癌相关通路模型为基础,研究了乳腺癌的几种形态及其之间的转化。徐留芳教授以budding yeast的细胞周期及其相关通路为研究对象,讨论了细胞周期与生化反应的震荡行为之间的关系。喻进、舒咬根、谭砚文的工作也与随机过程相关。

5、

“生物膜”。大陆方面对生物膜有较多研究。欧阳钟灿院士介绍了与自噬有关的细胞膜形变问题。谭砚文研究的SNARE分子正是完成膜的融合的关键分子机器。苏州大学杨恺与元冰研究了蜂毒类多态对细胞膜成孔的影响。

 

会议讨论的主题较多,但由于与会者皆有较高理论素养,能形成良好互动与交流。每个报告后都有大量问题与评论。陈润生院士与周三和教授对大多数报告都有问题和评论。旁观其提问及评论,我学到了大量关于把握科研方向的经验。

本人借此机会向在座的两位院士及其他同行报告了华农物理系计算生物物理研究组的最近工作。作为压轴报告,得到了较多关注及反馈,为华农物理系在国内软物质与生物物理领域打出了名头。此次会议聚集了国内较多该方面的同行,包括我的实验合作者李辉。我与他

花三个晚上讨论了正在进行的合作研究项目。回顾已有结果,敲定了研究的未来方向。

 

 

郝柏林老师于今年3月去世。在研讨会中,李宏谦老师、郑伟谋老师及欧阳钟灿老师分享了与郝老师交往、共事的经历。郝老师实事求是、耿直不阿的风骨令我非常敬佩。他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做出了优秀的科研成果,展现了其个人的才华,也为我国统计物理、生物物理、生物信息学的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他的事例激励着我正直为人、勇登高峰。

此行是我第一次访问台湾,也是第一次密集地与台湾研究人员互动。我在互动中了解到大量台湾研究人员对大陆崛起的赞扬,感受到他们对两岸统一这一不可阻挡的历史进程的信念,也增加了我对祖国统一的信心。在这一周里,我也接触了一些台湾普通民众,感受到台湾普通民众的恭谦有礼,以及基于普遍较高的国民素质上的和睦社会环境。与平民和睦生活相对应的是台湾激烈的选举战争。正值台湾议员换届选举,遍地可见各党议员的选举广告。标志相似、设计相似、口号相似,唯见蓝绿两色不同。讽刺的是,我接触到的台湾民众对选举并不上心。按照某位的说法:“民进党是乱搞,国民党又不争气,没得选了。”选举政治貌似提供了不同的选择,但在此大陆崛起台湾困窘的时刻,台湾没能涌现出有魄力的政治家领导人民前进。

愿两岸的研究者能继续携手推动科学发展,也以此种两岸之间民间交流加强大陆与台湾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