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因公出国 > 交流园地 > 正文
交流园地

左成超赴美国新奥尔良参加2018年美国地理学会

发布日期:2018-05-16

2018年4月10日至14日,2018年美国地理学会(AAG)年会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州新奥尔良的Marriott,Sheraton,Astor等三家酒店举行。AAG成立于1904年,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科学协会。100多年来,AAG通过出版物、广泛的宣传和学术年会为地理学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2018年AAG年会的参会者超过9000人,共包括1700多个分会场和6000个学术报告,涉及区域可持续发展、环境经济、产业集群、人口与城市地理、文化地理等诸多主题。

在华中农业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经费的资助下,本人于9日晚到达新奥尔良市,于10日办理会议注册,参加了由香港大学Yanpeng Jiang博士主持的Session:Politics, Governance and Its Mechanism in China’s Urbanism,并作了题为Towards a Co-Evolutionary Model of Land-use Transportation Demographic Nexus for Large Urban Agglomeration的报告。

Session由3个子session构成,共发表12篇论文。主要围绕中国在经济和政治治理为城市空间和资源提供的与西方不同的途径以及于此相关的社会政治特征的争论展开。本人在会议上与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康奈尔大学、加拿大康考迪亚大学、英国卡迪夫大学、法国巴黎东大、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及香港大学的多位学者就中国目前城市化相关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通过讨论试图在理论和实证上弥合西方理论与中国城市化的差距。

   在接下来的数天,本人参与了AAG年会的多个分会场的报告及讨论,例如Economic Geography, Transportation Geographies, Transit Landscapes,Geopolitics, Chinese Region and Migration等多个论文session,并和多位中外学者就土地利用及交通一体化模型,交通基础设施与地方经济发展等相关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不同于源于欧洲的精英会议,美国地理学会年会最大的特点是其开放性,接受一切和地理学有关的论文。每年全美的会员都会受邀聚集到一座主要城市里举办为期五天的年会。参会人员可以自主选择作口头报告或是张贴海报,为同行们展示自己一年的学术成果,以寻求同行的帮助、合作或建议。一些在读的硕士和博士也会在年会上做演讲报告,以展示自己的科研方向和意愿,扩大自己在业内的社交圈。近年来甚至出现一些优秀的本科生在会上做学术演讲。由于其开放性,论文水平当然会有参差不齐;但另一方面,得益于其庞大的规模,依然会有相当多的优秀论文及思想会出现在会议上。从这个意义上讲,抛开功利主义,AAG年会更加回到纯粹的分享科研成果这个学术会议最原始的动机上来。

在长达五天的会议中,除了正式的学术报告,非正式的学术交流也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有相同研究方向或兴趣的学者往往会借助吃饭或茶歇时间聚集在一起进行非正式交流。在本次会议期间,我与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的Dr.Chen就深度学习方法运用于人口流动预测领域进行了深入探讨,并计划就该议题进行进一步的合作。除此之外还遇见了本科时期的同学,现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任教的李振龙博士,李博士在地理大数据研究方面已取得了突出的成绩,我已邀请李博士在明年来我校交流,李博士也就与我校土地管理专业之间的合作表达浓厚的兴趣。

除参加学术交流及讨论以外,美国地理学会年会也组织了相当多的实地考察活动,本人与12日参加了其组织的城市考察活动,主要内容为考察新奥尔良市的城市规划以及城市更新情况。新奥尔良建城于密西西比河口,分为“上城”“下城”得名基于密西西比河的流向。上下城的道路大都平行于河流的走向,密西西比河打个大弯,道路们便也跟着弯弯曲曲的如同扇面发散开来,故又得绰号“新月城”。新奥尔良市从名字便可得知该城市最早是法国殖民地,得名于法国著名城市奥尔良(圣女贞德的故乡),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成为西班牙殖民地,拿破仑战争期间回到法国统治,但很快出于抗英的需要联通整个路易斯安娜地区被卖给了独立不久的美国;使当时只有13个殖民地的美国面积扩大了近一倍。新奥尔良市的城市布局也体现了这个复杂的历史。市中心最著名的地区是法国区(French Quarter),然而由于历史上的大火,早期的法国建筑基本已被毁坏,现有的建筑主要是西班牙殖民地期间修建的,具有浓厚的地中海风格;其典型特征为落地窗和巨大的阳台,和新城区以钢筋混凝土修建的现代化高楼形成强烈反差。

不同于大量空心化的北美城市,新奥尔良市的街道活力非常高,行人步行和公共交通使用率都较高。当然对这种现象的认识有一定争议。在AAG年会上我曾和一位城市规划学者就此问题展开了一些讨论。该学者认为新奥尔良市的街道活力来自于其欧洲式的城市规划方案,但本人更倾向于是源于该市的人口结构。经过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的破坏,该市人口从近70万下降到35万,市中心老城区的大量人口事实上外地来的游客,考虑到游客出行方式多为步行或乘坐公共交通,城市街道活力自然也会较高。虽然这些争论还停留在较为粗浅的层次,但却给彼此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值得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此次学术交流对于展示我校地理学科研究成果与优势,充分吸收和引进国际经济地理学前沿的学术成果与思想,提高我校地理学科学研究与教学水平具有积极意义。